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无我无道(1/2)

易辰从来都没有进入过神迹,可是,从远古血冥兽王它们那边得到的消息,便能够判断出来,里面的魔兽非常的恐怖。

就算炎族的人修为有多么强,进入神迹之后,他们也都无法使用魂力,就跟普通人一样,对任何人都构不成威胁,那个时候他们便必须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态,在神迹里面挣扎。

因此,易辰才会做出这样的判断,等到真正进入神迹时候,修者之间发生冲突的概率非常低,除非同时找到了强大的宝物,否则不会轻易的动手。

“炎族所拥有的手段非常多,他们肯定能够料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,我看他们多半有自保的手段,否则不会轻易的进入神迹。”炎斗鸣警觉道。

他从小就在炎族里面长大,并且他的父亲也是炎族高层,深深知道炎族的底蕴有多么的恐怖,因此在跟炎族的人较量的时候,他都非常的小心谨慎。

易辰只是点了点头,朝炎族营地中间位置看去,炎帝便在那个位置,双眼微微眯起,一股强烈的战意在易辰的心中弥漫起来。

“那里应该就是神迹的入口之处。”便在这个时候,龙仆伸手指向前方,在一个洞口位置,有一群炎族的成员在进进出出,看起来非常的忙碌。

闻言,易辰立刻释放出魂力朝那边渗透而去,当靠近那个山洞入口的时候,便能够感应到一股非常强大的能量波动。

身为一位魔鉴师,对于各种能量波动感知非常强,立刻便判断出来,那样的波动是属于封印波动,道:“看来,那是神迹的入口没错。”

“嗡!”与此同时,易辰感觉前方的空间颤抖了下,他释放出来的魂力立刻就被震散,一股霸道的力量从前方袭来。

易辰再度释放出一股魂力,将前方冲击而来的能量波动笼罩住,立刻碾碎,消散在空气中,没有造成丝毫的动静。

与此同时,十几道身影从山洞里面飞了出来,用凝重的目光观察四周,他们的目光当中都带着惊疑之色。

“若是普通修者的话,早就已经被发现。”炎斗鸣笑了起来,道:“炎族的人还挺精明,在神迹的入口处布下了一个法阵。”

“你这可以算是变相的在夸自己吗?”小魔兽使用传音调侃道。

“不要将我跟那些炎族的人混为一谈,我跟他们不是一伙人,他们是他们,而我是我。”一将炎斗鸣跟炎族的人扯在一起,他就有些不太高兴。

“那些古族的成员,从一出生便被烙上了生为古族,死为古族的烙印,你这种生来叛逆的族人倒是非常的少见。”星无憾笑着道。

古族的人都是狭隘的,这跟他们生来所被灌输的思想是有关系的,家族的意志,让他们可以舍弃小我,而成就大我,不管家族做什么决定,他们都会默默承受。

“我跟你们不同。”炎斗鸣冷笑一声,道:“在我这里没有所谓的家族意志,也不要用道德来束缚我,以德报德,以怨抱怨,伤害了我的家人,他们都要付出代价。”

“你不是一个人。”易辰拍了拍他的肩膀,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平静,道:“有仇报仇,幽怨抱怨,否则便是奴。”

“不是一路人,进不了一家门,什么样的人就能够吸引什么样的人,这句话还是有些道理。”星无憾摇了摇头,身为古族里的人,他对易辰两人的话一点都不排斥。

每个人都有叛逆的一面,被强行灌输家族的意志,甚至还得束缚自己的行为,那是非常难受的,只是为了所谓的大家不得不去忍受。

星无憾以前同样非常的排斥,只是渐渐的习惯和屈服,渐渐的被时间所磨掉了棱角,只是他对炎斗鸣的话也有一些不赞同。

“现在你还年轻,等到你真正面临家族危机的时候,相信我,你会做出跟现在相反的决定。”星无憾笑着道。

“不可能,我炎斗鸣跟炎族不两立,只有将炎族连根拔起,才能解我心头之恨。”炎斗鸣咬着牙齿,面相看起来有些狰狞。

易辰看了看炎斗鸣,又看了看星无憾,只是笑了笑,并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,两边都有他的道理,只是将来会怎么走,便只有看炎斗鸣自己。

“四周的天地法则发生了改变,似乎有人正在使用传送法阵。”

便在这个时候,易辰有了特殊的感应,当即抬头朝前方的虚空看去。

“是什么人使用传送法阵来这里?”星无憾的脸上浮现出疑惑的神色。

“并不清楚,不过他们使用的是大型传送法阵,来的人应该不少。”易辰摸了摸下巴,道。